|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清遠企業網 » 資訊 » 知識園地 » 獨臂開國上將賀炳炎:截肢不打麻藥將毛巾咬爛

獨臂開國上將賀炳炎:截肢不打麻藥將毛巾咬爛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5-14  來源:清遠企業網  瀏覽次數:46

  賀炳炎是我父親賀龍的一員愛將。在20年的革命戰爭中,父親倚重他,偏愛他,凡遇到險仗、惡仗,不論他是否在身邊,也不論他當時是團長還是師長,都會大喊一聲:“賀炳炎,上!”以至人們善意地以訛傳訛地說他是賀龍的兒子,叫“賀小龍”。

  1929年,父親帶領他在湘鄂西拉起紅四軍攻占湖北松滋的時候,賀炳炎還是一個孩子,一個16歲的小鐵匠,正吵著鬧著要和他父親一起當紅軍。他父親賀學文手里拿根扁擔,一路攆他走,他死活不離開。這情景正好被我父親看到了,攔住他說,孩子,當紅軍要打仗拼刺刀,你太小了,長高些再來吧。賀炳炎知道我父親是紅四軍中最大的官,抽出插在身后的一把大刀說,我曉得你是賀龍,就想跟你當紅軍,我是打鐵的,有的是力氣,你看我們賀家這把祖傳的大刀,我練過七八年了,一兩個人不是我的對手。我父親也從小練武,見賀炳炎性格倔犟,有股不服輸的韌勁,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一下子喜歡上他了。父親把他留在警衛班,讓他掃地喂馬,跑腿送信。

  賀炳炎來到警衛班才幾個月,就干了件驚天動地的事情,讓大家對他刮目相看。那是1929年7月,紅軍在湖北潛江淵博子口同白軍大部隊遭遇,激戰中,我父親派他去給部隊傳令,要該師從敵人側后發起猛攻。賀炳炎提起大刀便上路了,在返回部隊的路上,他蹦蹦跳跳,隨手撿了幾個手榴彈插在腰間。走到一條峽谷里,他忽然看見幾十個白軍慌慌張張地往葦叢里鉆,當即舉起大刀,怒喊一聲繳槍不殺!把白軍嚇蒙了。為首的匪軍緩過神來,看見站在高處的他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馬上命令部下還擊。賀炳炎扯下一個手榴彈扔向敵群,從懸崖上飛身而下,一刀把白匪軍官劈了。望著天空濺起的那道血光,白軍知道遇上了身懷絕技的“練家子”,嚇得哆哆嗦嗦的,再不敢動了。賀炳炎趁機揮舞大刀,命令他們把槍栓取下來,提在手里。一數,47個白軍47個槍栓,一個不少。想來白軍士兵也是窮苦人出身,厭惡跟紅軍打仗,都想逃出苦海當紅軍,當賀炳炎押著他們往回走的時候,一個個乖乖的,無人反抗。

  在湘鄂西打了幾仗,賀炳炎膽大性暴,不懼傷,不怕死,迅速成了一名基層指揮員。沒幾年,他父親賀學文在鶴峰壯烈犧牲,我父親囑咐部隊擇地埋了,他感動得伏在父親懷里嗷嗷大哭,說賀老總,我沒爹沒娘了,你和紅軍就是我的親人;我無論有什么錯,都不能趕我走啊!父親像摟兒子那樣摟著他說,幺娃子,我正要用你呢,怎么會趕你走?從今往后我們革命到底,生生死死在一起。

  賀炳炎此后如魚得水,陸續任紅四軍警衛中隊中隊長、大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仗越打越兇,能征善戰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不變的是,他總離不開那把大刀,每次戰斗都沖鋒陷陣,以命相搏。

  賀炳炎最慘烈也最動人心魄的壯舉,發生在1935年12月。當時我父親率領紅二、六軍團長征不到一個月,剛突破國民黨沿湖南澧水、沅江布置的封鎖線,向新化和溆浦進軍。隊伍逼近新化時,發現敵人在這里已布下阻截重兵。父親當即決定改變行軍路線,掉頭西進貴州。為了不讓敵人摸清西進意圖,逼近新化的部隊隨即南下,造成馬上將東渡資水之勢。國民黨大軍鉆進了父親布置的圈套,風煙滾滾地向資水壓來。這時部隊向西疾行,沿雪峰山山腳直奔云南瓦屋塘,再從瓦屋塘翻越雪峰山進貴州。那天由賀炳炎的紅五師擔任先頭部隊,他又讓紅十五團打頭陣。不料當紅十五團進入瓦屋塘東山時,遭到敵人瘋狂阻擊,從猛烈的火力判斷,對方是國民黨的正規軍。賀炳炎查清敵情,派紅十五團團長王尚榮去向我父親匯報,自己指揮紅十五團迎戰。在劇烈戰斗中,他的右臂不幸被敵人威力巨大的達姆彈擊中,骨頭被炸得粉碎,整條手臂像條下垂的絲瓜吊在膀子上。因大量失血,疼痛難忍,他當即昏過去了。

  紅十五團一鼓作氣拿下東山后,賀炳炎躺在敵人放棄的陣地上昏睡不醒。我父親聽說賀炳炎身負重傷,不省人事,飛馬趕到東山。正在急救棚里搶救賀炳炎的軍團衛生部長賀彪向父親報告,賀炳炎的右臂保不住了,必須齊根鋸掉。父親急了,質問賀彪,他的右臂怎么能鋸掉呢?你知不知道他這只右臂抵得上我的一支部隊?但賀彪堅持說,我知道賀師長的右臂有多么重要,可傷到這種程度,神仙來了也沒有辦法,如果不趕緊截肢,他上半身的肌肉將迅速壞死,到時連命都保不住。我父親說不出話來,最后只能尊重賀彪的意見。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相關新聞 安哥拉羅安達:堪稱世界上最貴的城市2014-03-31 16:12 責編:王敏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河南22选5最新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