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清遠企業網 » 資訊 » 行業綜述 » 礦業衰落原因大起底:深度剖析我國礦產勘查市場形勢!

礦業衰落原因大起底:深度剖析我國礦產勘查市場形勢!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7-06  來源:清遠企業網  瀏覽次數:45
在新的歷史時期,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國家加快推進去過剩產能、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當前世界經濟復蘇乏力、礦業疲態不見轉機、社會投資急劇減少、礦產品價格下跌、礦產勘查市場低迷的情況下,礦產勘查工作將何去何從?

礦產勘查市場

在某種意義上說,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對礦產資源的需求強度,決定著礦業發展的布局與規模。礦產勘查是礦業發展的物質基礎與前提。礦產勘查工作景氣與否,取決于礦業發展的狀況與盛衰。因此,研究礦產勘查的形勢與前景,必須研究礦業形勢。

新中國成立以來,經過廣大地質工作者的不斷努力,截至2015年底,全國已發現礦產172種,其中能源礦產12種,金屬礦產59種,非金屬礦產95種,水氣礦產6種。已發現具有查明資源儲量的礦產162種。

正是依托這些礦產資源,我國從一個礦業小國發展成為礦業大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礦產品生產國、消費國和貿易國。到2015年,我國擁有非油氣礦山企業數量為83648個。2015年開采礦石總量(原礦量)為96.28億噸,礦業總產值為為11735.62億元。

我國因礦而興的各類礦業城鎮有400多座,礦業城鎮人口約3億人,是我國城鎮體系的重要部分。同時建成了包括能源、鋼鐵、有色、化工、非金屬及建材在內的比較完整的礦業及其原材料加工工業體系。

近十年來,盡管由于產業結構調整等原因,全國各類非油氣礦山企業從業人員由2005年的769.2萬人減少到2015年的519.01萬人。但如果加上石油行業的200萬職工,地勘行業的47萬職工,以及中國地質調查局的正式職工近7600人,礦業職工仍有近700萬人。

迄今,礦產資源仍然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物質基礎。礦業開發為我國國民經濟發展與人們日常生活提供著95%的能源、80%的原材料、70%以上的農業生產資料。

但曾幾何時,一路高歌猛進的我國礦業開始陷入困境,并且至今難見起色。那么,到底應當怎么研判當前的礦業形勢?導致礦業形勢不振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目前全球及我國的礦業形勢

近幾年來,全球礦產品需求動能持續減弱,全球礦業形勢呈現的下行趨勢沒有根本扭轉,礦產品市場供過于求態勢凸顯,資本市場出現困難,礦業投資呈削弱、下降趨勢,資源價格劇烈振蕩,大宗商品及主要礦產品價格呈現高位下跌趨勢。

我國的礦業形勢難以獨善其身。事實上,近幾年來,除了大多數礦產品價格下跌,礦業產值下降,礦業開發利潤空間嚴重縮水。同時,與行業“黃金十年”的景象形成對照:近幾年我國社會資金投入地質勘查的熱情明顯降低,礦產勘查投入持續下降。

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我國采礦業利潤率從2014年的9.67%下降到2016年的3.68%,位居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行業最后一名。采礦業固定資產投資從2014年的14681億元下降到2016年的10320億元,下降29.71%。

另據國土資源部提供的數據顯示,全國地質勘查投入從2014年的1145億元下降到2016年的781億元,下降31.8%。2013年,礦產勘查投入比2012年下降12.14%,2014年同比下降17.81%,2015年同比下降19.66%,2016年同比下降29.08%,基本相當于2007年的勘查投入。

從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來看,總體狀況仍未呈現明顯好轉的趨勢。

影響礦業形勢下行的原因

造成全球礦業形勢下行的原因很多,專家們的看法也不盡一致,但歸結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研判:

(一)經濟發展與礦產消費的內在關系

經濟學界曾根據統計數據總結出兩個規律——

其一,能源消費與國家經濟發展呈現一種線性增長關系。

就是說,隨著經濟發展,能源消費將一直呈上升趨勢。無論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無論是能源消費總量還是人均消費,這種關系都相當清晰。而人們期待的零增長,到目前還沒有顯現。當然,由于消費理念的不同以及由于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的差異,不同國家在相同發展階段人均能源的耗費量差異很大,但在完成工業化之后,能源消費速率呈下降趨勢卻是一個基本規律。

其二,與能源消費規律不同,西方學者曾根據西方發達國家的發展經驗,特別是固體礦產資源消費與經濟發展的關系提出一個S型的曲線關系,即“S形模式”。

工業化過程中人均金屬消費量的“S”形模式

該模式認為,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與人均礦產資源,特別是人均金屬消費量之間存在著很強的相關關系。即:隨著經濟發展,礦產資源消費呈快速增長態勢,至工業化發展中期,礦產資源消費達到峰值,之后逐漸開始呈下降趨勢。工業化基本完成的時候,經濟結構就會發生重大改變,礦產資源的消費量就會降到很低。“S”形理論認為,隨著經濟發展,礦產資源消費呈現緩慢增長、快速增長、減速增長到零增長或負增長的“S”形演化軌跡。

不同國家、相同種類的礦產資源消費的起飛點、轉折點和零增長點,對應與相對固定的人均GDP位置。依據這三個關鍵點,可將曲線劃分為礦產資源消費緩慢增長區、快速增長區、增速減緩區和零增長或負增長區。目前,發達國家集中處于資源消費零增長或負增長區;中國等新興經濟體處于資源增速減緩區,印度和東盟處于資源消費快速增長區,許多發展中國家仍處于前工業化的緩慢增長區。

礦產資源消費“S”形規律揭示了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再到后工業社會,能源與礦產資源消費的演變趨勢。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經濟增長大都要呈現出“農業—輕工業—能源原材料工業—高加工度工業—服務業”的變化軌跡。工業化初期,紡織、食品等輕工業比重較高,之后比重持續下降;工業化中期,鋼鐵、水泥、電力等能源原材料工業比重較大,之后開始下降;工業化后期,裝備制造等高加工度的制造業比重明顯上升。

另有資料表明,美、英、德、法等先期工業化國家人均鋼鐵、水泥消費在人均GDP大約10000美元時達到峰值,韓、日和我國臺灣等新興工業化國家和地區,在人均GDP大約14000美元~15000美元時達到峰值。而從美、英、德、法等先期工業化國家的經驗來看,由于銅和鋁等金屬在基礎設施建設中的作用不同,消費峰期到來的時間也不盡相同:銅大約在人均GDP20000美元左右開始下降,鋁大約在人均GDP28000美元左右的水平才開始下降。

掌握這兩個規律,即經濟發展階段與能源消費的線性關系、與金屬等礦產消費的S規律,以及先進工業化國家走過的道路,對于我們理性看待當前礦業市場的回歸以及判斷未來我國能源消費需求與其他礦產資源的消費需求具有重要意義。事實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能源消費國和近20種礦產消費的第一大國,中國經濟發展對全球經濟和礦業走勢具有重大影響。

中國經濟經過十幾年的快速發展,人均GDP已經接近12000美元,伴隨著城市化水平的不斷提高、基礎設施和社會財富積累水平的持續提升,中國已經進入工業化中后期階段。按照“S”形規律,我國礦產資源消費將整體進入增速減緩區。

(二)礦產消費及礦業發展具有周期性

20世紀,發達國家涉及9億人口集中完成工業化以及戰后重建,使全球礦產資源消費增長經歷了第一周期(1945~2000年)。目前,第二周期礦產資源需求仍處于緩慢上升階段,預計在2020年左右進入平緩期。這一周期的持續時間,取決于新興經濟體經濟發展速度、工業化能否持續進行,以及對礦產品的需求能否較快增長,但估計最終會在2030年前后結束。之后,隨著印度和東盟等國家和地區進入快速工業化過程,全球礦產資源需求將進入快速增長的第三周期。

(三)發展階段的變化造成礦產需求的此消彼長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徐銘辰教授曾根據礦產資源稟賦的不同,將各國分為資源短缺型、理想型以及資源富足型三種。通過對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的實證分析發現,受資源稟賦、工業化發展、礦產品貿易、環境保護、全球經濟周期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礦業產業的發展呈現出不同的周期特征,而不同礦業發展周期對礦產資源的需求變化很大。

徐銘辰教授還發現,隨著世界不同經濟體經濟發展階段的變化,礦產資源需求的重心會發生轉移:發達國家對于礦產資源的需求繼續減少;中國等工業化國家的需求增速會放緩。但如果金磚五國、東盟特別是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如果能夠率先擺脫當前經濟不振的困境,經濟增長較快,對礦產資源的剛性需求得到釋放,那么礦產資源需求的重心就有可能由發達國家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并有可能以此帶動全球礦業進入新一輪增長期。

(四)全球經濟不振是礦業形勢不振的直接原因

自2007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特別是2011年下半年希臘債務危機,引發整個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蔓延以后,全球金融危機的深層次矛盾并沒有得到有效解決,這使全球經濟形勢盡顯疲態,且復蘇乏力。另一方面,以美歐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和地區正在啟動“再工業化”,以新能源、環保、高附加值為標志的制造業,以追求提高能源效率、低碳經濟和調整產業結構為取向的高技術產業發展,也使得初級礦產資源需求趨于減少。

同時,隨著美國“能源獨立”戰略的有效推進,特別是受“頁巖氣革命”溢出效應的影響,美國能源資源自給率大幅提升。同時,加拿大油砂礦、墨西哥灣和巴西深海的油氣資源潛力巨大,這些都使得全球資源能源需求量和人均消耗量呈趨勢性下降。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稱為“全球經濟引擎”的中國經濟自2012年開始步入下行通道,隨即進入“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力轉換”為特點的“新常態”,經濟發展向形態更高級、分工程序化、結構更合理的階段演化,改變了我國經濟以往依靠大量資源消耗的粗放型發展路子,這在客觀上造成了對礦產資源需求的減少。

根據前述的分析,目前全球礦業凸顯疲態,直接原因是由于:造成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深層次矛盾沒有得到有效解決,使全球經濟發展不確定、經濟復蘇遲緩;加上美國的能源獨立,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速放緩,中國進入工業化中后期對礦產資源的強勁需求減弱等等。

但這種疲態仍然沒有背離線性關系、“S”形規律、礦業周期理論,也就是說,仍屬于礦業經濟的“周期性、區域性調整”。隨著全球經濟復蘇,特別是東盟、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對礦產資源剛性需求量的釋放,仍然有望扭轉全球礦業下行頹勢而重新進入上行通道,但增長幅度不一定能趕上剛剛過去的“黃金十年”。但整體而言,如果世界不出現大的顛覆性變化,比如世界大戰,隨著大多數國家工業化的完成,世界對礦產資源的剛性需求量肯定會呈下降趨勢。

就礦產勘查而言,當前市場出現收縮還有一些具體原因。有關專家分析,由于我國礦產資源稟賦較差,礦產品勘查開發成本高,在當前國際礦產品價格低位震蕩下,國內礦產品市場競爭力低,致使投資者看衰礦業發展前景,必然制約礦產勘查工作開展。同時,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到今天,更加注重生態文明建設,實施綠色發展理念,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傳統礦產勘查開發方式必然受到嚴重挑戰。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河南22选5最新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