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清遠企業網 » 資訊 » 行業綜述 » 樂視酷派攜手向西 身家被凍結的賈躍亭要如何生態化反?

樂視酷派攜手向西 身家被凍結的賈躍亭要如何生態化反?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7-06  來源:清遠企業網  瀏覽次數:75
一個欠債丑聞不斷,一個遭遇巨額虧損,樂視和酷派這一對難兄難弟目前在國內手機市場的站位,恐怕是要成為“傳說”的節奏。

樂視酷派攜手向西 身家被凍結的賈躍亭要如何生態化反?

樂視酷派攜手向西 身家被凍結的賈躍亭要如何生態化反?

  繼12億元資產被凍結后,7月4日樂視又爆出一枚重磅炸彈,樂視及賈躍亭被銀行凍結了價值159.3億元的股票。如此巨額的資產凍結,原因又是樂視手機業務惹的禍。根據樂視網發布的公告可以看到,“本次股份被司法凍結,系因賈躍亭為樂視手機業務融資承擔個人連帶擔保引發的財產保全所致。”也就是說,賈躍亭對樂視手機業務的癡迷,使得樂視危機進一步加深。無獨有偶,7月2日爆出的招商銀行提請凍結樂視及賈躍亭資產一事,主要涉及的也是樂視手機業務。而樂視控股方面對外界的回應,也很清楚地表明了樂視手機就是禍首。“招行申請的資產凍結,起因是一筆樂視手機業務融資貸款。”

  與樂視、賈躍亭的資產前景同樣堪憂的,還有樂視旗下移動業務的市場表現。在最新的市場調研數據中可以看到,樂視和酷派這對難兄難弟正在上演“攜手向西”的悲劇。樂視、酷派目前在國內手機市場的站位,恐怕是要成為“傳說”的節奏。

  日前,第三方調研機構第一手機界研究院發布了2017年5月的市場分析報告,報告的內容是根據覆蓋全國2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221個城市,9842家線下手機實體店的銷售數據統計結果計算。結果顯示,2017年5月,中國大陸整體手機線下市場共完成銷量3257萬臺,與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10.72%,環比4月增長了2.44%。從這個數字可以了解到,目前國內手機市場的銷售情況比去年同期有較大幅度的下降,再次印證了4G手機換機紅利期已過,手機市場增速放緩。但比較好的消息是,今年5月的銷售數字比4月有小幅增長。

  在這種背景下,手機廠商之間的競爭更加激烈,不但要比拼硬實力,也要加強軟實力的較量。在最新的2017年5月中國手機品牌銷量TOP 20榜單中,能夠看到軟硬實力結合之后排出的新座次。5月中國手機品牌銷量TOP 10分別為,華為、vivo、OPPO、蘋果、金立、三星、小米、魅族、榮耀、美圖;銷量TOP 20的第11名至第20名分別是,中興、樂視、酷派、長虹、糖果、樂豐、紅米、朵唯、ivvi、賽博宇華。昔日的“中華酷聯”只有華為還在第一陣營,與vivo、OPPO三個國產手機廠商組成新的組合,中興、酷派已經被遠遠甩在身后;而號稱超級手機的樂視,也已經被同樣互聯網基因的小米、魅族、榮耀、美圖這四家廠商超過,痛失第二陣營的席位。同屬樂視旗下的手機業務,二者都在面臨被落下的局面。

  另外,從近一年時間的銷售走勢,也能看出樂視和酷派的雙雙下滑。根據第一手機界研究院的數據:酷派從2016年6月的國內手機市場的第7名,滑落至今年5月第13名;樂視從最高峰2016年7月的第7名,下降至第12名。也就是說,樂視和酷派一起被踢出了前10名,而且銷售趨勢還在持續下降。更加讓人擔心的是,5月國內市場線下渠道走量的77款手機機型中,包括華為 11款,vivo 8款,OPPO、金立、蘋果、榮耀和糖果各6款,三星和中興各3款,樂視和酷派卻沒有一款暢銷機型。甚至連名不見經傳的百合、歐奇都有1款暢銷機型,不知樂視的手機業務負責人看到這樣的數據心中會作何感想。

  而第一手機界研究院已經給出了判斷,“樂視和酷派的市場表現依然一路向西”。如果一直向西,樂視、酷派恐怕就要成為國產手機廠商中的“傳說”了。一個負債累累,一個嚴重虧損,兄弟二人命已危矣。

  “酷派在產研、技術、供應鏈尤其是全球獨創的近10000件專利積累,奠定了LeEco全球化落地的關鍵一環。”2016年6月,樂視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之時,賈躍亭豪情滿懷的在微博上說了這句話。在賈躍亭的想象中,樂視和酷派兩個品牌能夠幫助他的手機子生態快速落地。然而,一年后的實際情況可能是賈躍亭萬萬想不到的。面對如今的局面,賈躍亭也不得不在上次股東大會上承認,樂視非上市體系的資金問題比想象中更嚴重,汽車業務是首要因素,而手機業務就是第二因素。

  眾所周知,自從去年樂視爆發了資金鏈危機以來,樂視大廈門外最常出現的討債方就是手機業務的供應商。這個曾經創造不少奇跡的業務板塊,如今卻成了汽車業務以外,拖累樂視最多的一塊。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超速增長,也已經隨著樂視危機的爆發而終止。根據重慶商報的統計,樂視目前拖欠供應商貨款已達到100億元,其中拖欠臺灣代工企業仁寶電腦17.94億人民幣,拖欠信利電子7.2億元,拖欠豪聲電子5200萬元等。而這些欠款,是現在的樂視無法償還的。面對眾多債主的數次逼宮,樂視想出了債主轉股東的解決辦法。其中,信利國際旗下信利電子以7.2億換取了樂視致新2.3438%的股份,成為樂視致新的戰略投資者。這種辦法看似渡過了危機,但依然不樂觀:第一是愿意債轉股的債主并不多,還有更多供應商需要樂視直面。第二是手機業務繼續衰退,債主也沒有了信心。仁寶前不久決定暫停7億入股。以樂視手機目前的市場走勢,讓債主重拾信心真是太難了。

  與此同時,酷派的境遇也是前所未遇的糟糕。雖然不像樂視手機那樣負債累累,但拖延了一個季度的2016年報遲遲不發布,也就預示著酷派的虧損已經超過了自身的預警。按照正常年報的發布時間,酷派應該在今年3月就公布2016年的整體業績。然而,直到5月底,我們才看到酷派發布的2016年度業績預告。報告稱,期內酷派全面虧損42億港元(折合36.8億元人民幣),高于酷派此前公布的30億港元的虧損預警。屋漏偏逢連夜雨,酷派的虧損還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最嚴重的就是大規模裁員。此前有報道稱,酷派中國區裁員已經80%,并且聽說因為成本太高,北京總部要搬到深圳。不過,據了解,酷派總部是去年8月前后才從深圳搬到北京,至今也不滿一年時間。

  賈躍亭的生態化反,劉江峰的改變世界,兩個志氣滿懷的話題人物,如今都在手機業務上遇到了坎兒。而樂視手機的坎兒,根據目前的狀況和二股東孫宏斌的態度,恐怕很難挺過去。至于酷派,也只能自求多福,最終能否實現劉江峰所期望的“活下來”,仍然存在很大變數。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河南22选5最新开奘结果